@      阿森纳何时能抬着头走进安菲尔德

当前位置: ope赞助哈镇 > 赞助方案 > 阿森纳何时能抬着头走进安菲尔德

阿森纳何时能抬着头走进安菲尔德

  但结果仍然是阿森纳的失败。如果你不认为这是一场惨败。

  这个进球重要吗?

  新的一周,唯一的好消息,是这个联赛赛季,不用再去安菲尔德。什么时候能抬着头走进安菲尔德,还需要更多变化,精神气质,更胜战术技术的变化。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每日邮报》专文报道,说佩佩上半场在右路的突破,是金球奖候选范戴克,在50场比赛里第一次被人突破——上一个实现这样伟绩的,还是2008年3月的前纽卡中场梅里诺。

  我们只是球迷看客,场边的专业人士,水平肯定更高。不断犯过的错误,他们不可能意识不到,不可能没有寻找过解决方案,可为什么改变迟迟不见?

  本文来自公众号@颜强

  帕帕依旧勇猛。主场赢下伯恩利之后,他感叹说,总算踢完了一个难缠的对手,“下一场要好踢一些”。帕帕的意思,是利物浦更多走地面,不像凶神恶煞的伯恩利那么高来高去,肌肉横飞。但去到安菲尔德,就必然是一场惨败的格局,没有丝毫改变。

  七姐妹区域的阿森纳球迷,据说周日晚上都在酒吧高唱:“对喜鹊进球多不容易……”凯恩和他的队友继续低迷着,凯恩对喜鹊进球效率尤其低。曼联在主场输给水晶宫,恐怕也值得这些微醺的枪手球迷歌唱。

  卡斯卡里诺认为埃梅里的战术安排、先发阵容布置上,naive and limited in terms of shape and system——阵容和系统,天真并且有缺陷。倘若对于战术安排和执行,属于太专业化的内容,看客们没资格评议,那么精神层面上呢?

  说1比3的落败,是在经历过0比4、1比5之后的进步,只是缺乏说服力的自欺欺人。连续7次联赛造访安菲尔德,阿森纳失球25个。克洛普2015年秋天上任利物浦主教练,8场对阵阿森纳的联赛,进球26个。对比一下这些时间区间,很容易发现,这是最一边倒的对决。

  0比3落后,托雷拉才被替补换上,拉卡泽特在第81分钟才替换维洛克。加里·内维尔在SKY评论说,托雷拉85分钟的进球,“是阿森纳非常重要的一个进球”,实情是否如此?

  他是在给自己打气、是在对教练表达不满,还是想要鼓励队友?我很想知道托雷拉当时到底在做怎样的表达。

  不敢说阿森纳在“瑟瑟发抖”,这是亚当斯和基翁们的批评。可这样的首发十一人,没有能团结起全队、在高压逼迫下,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斗士。托雷拉或许是这样一条强悍的小梗犬,但他号召不起全队。帕帕有迎难而上堵枪眼的勇气,可是在门将地面短传构筑进攻的体系下,他总会有些手忙脚乱。安菲尔德的经历,仍然是害怕、紧张情绪下,逐渐忙乱失措。

  这个周末的一条好消息,是热刺主场输了,还是输给的纽卡斯尔联队。

  比赛有很多内容细节值得品析,第一印象里,大卫·鲁伊兹是个不靠谱的中卫。拉拽萨拉赫球迷导致点球,埃梅里说这是一个“soft”点球。恐怕认同埃梅里的人不会太多。阿森纳上半场防守很顽强,反击打得也有声有色。奥巴梅杨吊射空门,射门难度太大。佩佩首次先发,有两次非常精彩的表现:单刀被阿德里安封扑,以及左脚搓射堪堪偏出。

原标题:枪手周记:安菲尔德,瑟瑟发抖

  酒醒之后,一切如昨。敌对球队输球了,可生活的真相,是你自己并没有过得更好。

  借他人之酒杯,浇自己之块垒。这郁积就能消除?自欺欺人而已。

  托雷拉进球后,转身对替补席有一个挥臂动作,有两句自言自语般说辞。

  我们还可以期待改变,至少这个夏窗转会上有了不少改变。国家队比赛周后,蒙里尔、埃尔内尼、穆斯塔菲乃至厄齐尔都可能离开,蒂尔尼、霍尔丁和贝莱林会回来。钱伯斯或许仍可一用,三中卫或许能让防线更稳固、让中场人数增加。下一个周末的热刺,或许还在纠结于想走的埃里克森进不进替补名单。

  有太多疑问,比托雷拉进球重要与否,更值得琢磨。托雷拉和拉卡泽特,体能都有些问题,但是否都不足以在安菲尔德这样一个最艰难、最容易被屠杀的客场先发?大卫·鲁伊兹已经32岁,优势和短板都很清晰,三中卫阵容里,他会是具备组织和助攻能力的一流中卫,四后卫,他肯定会有些防守缺陷,为什么不借鉴孔蒂的经验?阿森纳失球前,防守和反击,都算做得不错,可完全收缩在半场防守,为什么留给利物浦两个边后卫那么大纵深空间,难道不知道利物浦的进攻发起源点,就是这两个边后卫?菲尔米诺是整个利物浦前场进攻的串联者,他不断回撤到中场组织和拿球,为什么对他没有针对性的防守布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