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香港记协:非“独”不取 非“反”不要|记协

时间:2019-08-31 03:13来源:ope官方 点击:

  成立于1968年的香港记协,“反中”立场50年没变过。

  记者应该记录新闻,而非“制造”新闻,这是常识。

责任编辑:吴金明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香港局势

  记者不拍暴徒,只拍警察,成了这波香港街头乱象最奇特的景观之一。

  然而,香港这次骚乱中,一群香港记者经常性地窜到镜头前做主角,干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2003年,紧跟“抗议23条立法”发布《虚假的安全——香港国安法严重威胁言论自由》;

  香港记协自称,自己发的记者证是有审批机制的,不过谁是审批者呢?从公开的资料就可见,是一班从来没有在行内进行公开投票,几十年来都是黑箱选举的一班“黄丝传媒人”担任审批工作。他们审批的唯一标准,大概就是政治立场了,非“独”不取,非“反”不要。

  为此,该协会决定每年6月30日发布《言论自由年报》,目的是“通过定期和具体地记录香港言论自由的状况,令当局和公众注意到情势的紧急。”

  1993年1月,香港记协发布《当前急务:香港,言论自由与一九九七》。1994年,香港记协发布首份《言论自由年报》,认为香港在向1997年过渡期间,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受到严重的威胁”。

  从1994年至今,香港记协共发布22份《年报》。从题目上就可以看出来他们的立场,如:

  此证何来?只要去“香港记者协会”填份申请表,交50元港币,就能拿到一个记协会员证,用这个会员身份就可以申请一张“国际记者证”,从此所向披靡,想到哪里就哪里,想骂谁就骂谁。

  布政司可向高等法院申请禁令,禁止“煽动仇恨、对立和破坏秩序”的报道。港英当局还曾以“载煽动性文字”罪名控告《大公报》所有督印人费彝民等人,并判《大公报》停刊六个月。

  事情要从港英统治时期说起。那个年代,香港没多少新闻自由。香港记者的记者证一律由政府新闻处核发,那些“不听话”的记者将得不到记者证,乃至被判监、驱离。

  一张题为“只有他的‘镜头’对准暴徒”的新闻图片这两天火了。图中一名警察孤零零地靠墙端着枪警戒,身旁围了数十名记者,齐刷刷对着他猛拍。

  香港回归以来,香港记协权力层始终被泛民把守,其中多人与“壹传媒”有深远的关系,因此记协也有了“壹传媒记者协会”的外号。“壹传媒”的老板黎智英是“祸港四人帮”之首,美国在港最大的“代理人”,反对派和乱港者的主要金主。

  一些香港记者的“即兴发挥”,让人大跌眼镜,比如在记者会上问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你几时死呀”,多名香港记者要求内地记者出示记者证等。

  维基百科干脆将记协介绍为:“(记协是)著名的泛民团体,宗旨是鼓励亲泛民报道,要求改善香港泛民记者的工作条件和解决泛民记者新闻采访时所遇的障碍。”

  “反中”50年 鹰犬是底色

  也就是说,香港记协认为内地记者被搜身被围困被打是自身原因所致——没带记者证。

  更有甚者,香港记者还每每挡在暴徒身前阻碍警察执法,警察清场时,往往遭到数十甚至近百名贴着“记者”标语者以“采访”之名的阻挠。

  “记者”这么坏 背后有“靠山”

  2007年,发布《空间收窄——回归十年以来的香港言论自由》;

  2011年,发布《一国进、两制退——香港表达自由岌岌可危》;

  如前所述,由于历史沿革原因,特区政府香港对记者的管理非常松散。记者只要拿着名片就可以采访,而坊间也有很多“记者”拿着记者证。

  此中原因,跟一个叫做“香港记者协会(简称香港记协)”的团体脱不了干系。

  乱发记者证 “洗脑”没商量

  香港记协和“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这类团体一样,都是香港社会的毒瘤,遗毒无穷。香港要早日实现“人心的回归”,必须先将这些定时或不定时炸弹一一拆除。(文/黑白自在)

  那个年代,香港记协并没有多少实权,仅仅是行业人员的一个交流平台,始终秉持亲近港英政府、服从管理约束的立场。然而,在香港即将回归祖国、香港政治社会秩序将要发生巨大变化时,该协会“突然民主”,要求港英当局大幅度修改各项法规条例,以确保“新闻自由”。

  原标题:揭秘香港记协:非“独”不取,非“反”不要

  香港记协的存在,对香港的新闻生态造成极为负面的影响。一些客观中立的媒体,遭到香港记协和其麾下小弟的打压欺凌。香港民众被迫带上了有色眼镜,因为“黄媒”遭已将新闻过滤和改造,信息不对称之严重令人发指。这种环境下,香港有多少民众尤其是青少年遭到“洗脑”,思之令人悚然。

  去年,香港一家媒体声明“反对‘台独’”立场,香港记协即发声明表示“忧虑”,而在“港独”分子陈浩天应外国记者会邀请向外媒演讲宣“独”时,香港记协就在年报记者会上以“新闻自由”及“言论自由”为其保驾护航,俨如“新闻代言人”。

  这种事是怎么发生的?为何部分香港记者如此不专业,如此缺乏职业道德,连做人的基本素质都没有,为何他们的政治倾向如此偏激,还敢堂而皇之地以参与公众事件的方式公之于众?

  2016年,发布《一国两魇——港媒深陷意识形态战》……

  这就是为什么,有所谓的“记者”会问出“你几时去死”这样素质堪忧的问题。也是为什么,此次暴乱中会有很多“记者”被发现根本就是台面上的“港独”分子所假扮。

  来看看香港记协的表演。在中通社记者被示威者要求删片及环球时报记者被示威者围困、搜身及捆绑事件发生后,香港记协在社交网络上发声明称,两名记者事发时,均没有配戴记者证,并呼吁市民“对于清楚展示其记者证明文件,并忠诚地履行其第四权的新闻工作者,应该予以尊重”。

  香港记协现实中究竟有什么魔力,可以让香港一帮“黄媒(反对派媒体)”记者跟着疯狂呢?只因它手握大权——发记者证。

  换而言之,香港记协主张,英国人在100多年历史中逐步建立起的权力,决不能让特区政府同样拥有,否则就会让传媒失去“新闻自由”。

  是的,就是这么无厘头。在香港这个什么都讲认证的社会,做大厦保安员都要考保安牌照,做水电工要拿水电牌照,做计程车司机要考个的士牌照,卖保险要考个保险经纪牌,惟独做记者毋须考牌,花50元拿个记者证穿件黄背心就可“笑傲江湖”。

  不难看出,香港记协这些年一以贯之的论调,就是控诉“中央和特区政府对新闻自由的打压”,反对“一国两制”。

  1994年的《年报》,透露了香港记协的基本主张,那就是充分利用回归前3年这最后的机会,香港立法会大幅度修改与保安有关的法律,并拟订广播条例,把港英当局拥有的新闻审查权、紧急事务管制权、镇压煽动叛乱权、官方资料保密权等权力进行缩减,以免回归后特区政府继承这些权力,并进而进一步制定严苛的法案。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